234x60广告位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娱乐新闻 > 电影新闻 > 动画电影新闻 > 在动画界,如果宫崎骏是巴赫那么今敏就是莫扎特
  • 在动画界,如果宫崎骏是巴赫那么今敏就是莫扎特

    时间:2020-07-25 12:07:03  来源:文汇报  作者:

    《千年女优》

    《千年女优》

    《千年女优》中所有电影作品串起的跨越千年追寻爱人的奔跑,这种匹配剪辑,成为今敏作品最有独创性的视听手法,这种剪辑具备的视觉美感与节奏感,甚至很难用语言描述 (本版所用图片均为资料图片)

   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片单有不少亮点,在“向大师致敬”单元,就有三部今敏的作品进行展映,分别为《红辣椒》《东京教父》《千年女优》。十年前,今敏“怀着对世间美好事物的谢意”,放下笔离开人世,今天,我们通过他的作品怀念他。

    今敏,继宫崎骏、大友克洋、押井守之后最受世界瞩目的天才动画大师,尽管只有寥寥六部动画作品(包括一部剧集和一部短片),但却足以使他在群星闪耀、大师辈出的日本动画史上,占据一个无法被取代的重要位置。如果说宫崎骏是动画界的巴赫,那么今敏则像是动画界的莫扎特,在短短40余年的生命中,他的天才光芒如耀眼绚烂的烟火,冲破了动画天空的边际,其美学风格的深远影响早已延展到了真人电影领域。

    出生时被戏称“长得像漫画人物”的今敏,选择了漫画/动画为一生志业,贡献了几部可以永远留在电影史上(不仅仅是动画史)的艺术作品,他曾入围威尼斯主竞赛单元、提名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、提名动画安妮奖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,但这些远远不足以证明他无与伦比的艺术对于动画的杰出贡献,他深刻地丰富并改变了动画这一艺术形式。

    从日本著名的美术院校武藏野美术大学毕业后,今敏很快以漫画师的身份,在漫画界崭露头角,获得了一些奖项。在意识超前的连载漫画《OPUS》中,漫画创作者进入自己笔下的漫画世界,在几重现实中穿梭探险,今敏将嵌套结构和“元叙事”做到了极致。遗憾的是,这部近乎完美的杰作,因为出版社的突然倒闭而并未完成,但却也因祸得福,让漫画师今敏走上了动画这条道路。在名作《回忆三部曲》(1995)之《她的回忆》中,今敏作为大友克洋短片的编剧、美术导演和构图设计,将他迷恋的现实与幻想的主题,烙印在大友克洋的作品中。

    今敏以惊人的创作才能和瑰丽的想象力创造的四部电影杰作(《未麻的部屋》《千年女优》《东京教父》《红辣椒》)和一部剧集(《妄想代理人》),构建出一座庞大却细密的意识迷宫。在这一扑朔迷离的心理迷宫中,梦境、幻觉、记忆、网络、电影与现实,错综复杂地交织缠绕在一起,内心世界、虚拟世界与客观世界,这几重现实被并置、互相穿插、渗透,以至于界限模糊、真假莫辨。

    今敏把动画推到了真人电影无法做到的境界,他积极开掘动画媒介对于叙事时间与空间的独特表现力,用匹配剪辑消弥了多重时空的界限(《未麻的部屋》)、真实与虚构的分野(《千年女优》)、梦境与现实的区隔(《红辣椒》),空间与时间可以被自由地挤压或延伸、断裂或延续。他用错乱时空的连接,探索人的意识流动、内心体验与精神状态,对内心感受进行了一种影像的外化。

    在动画界,如果宫崎骏是巴赫那么今敏就是莫扎特

    他的电影,是一条梦与幻觉的渐近线

    今敏作品最迷人的特质,是现实世界与非现实世界的界限模糊、难以分辨。他迷恋呈现人类复杂、晦涩的精神世界,包括梦境、梦魇、幻觉、记忆等。同时,他对虚拟世界也情有独钟,包括电影、互联网等。无论精神世界或虚拟世界,在今敏作品中,都作为难以捉摸的非现实世界,与现实世界形成一组时而互补、时而冲突的二元对立。

    对于内心世界的迷恋以及叙事时空的复杂性,使今敏的作品经常被放置在心智游戏电影的作品序列中谈论。这类近20年大行其道的心理悬疑类型,用晦涩的叙事(包括非线性的叙事结构、碎片化的情节和打乱故事顺序)迷惑观众,观众在其中解决叙事谜题,陷入心灵和眼睛的圈套(Elsaesser《心智游戏电影》)。一些心智游戏电影的经典作品,无论是有意识或无意识,都潜移默化地受到今敏美学风格的影响。达伦·阿伦诺夫斯基的《梦之安魂曲》(2000)的分镜方式、《黑天鹅》(2009)的故事内核,能够清晰可见《未麻的部屋》(1997)的痕迹。诺兰的《盗梦空间》(2010)也与《红辣椒》(2006)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    如果说,电影是巴赞所谓的“现实的渐近线”,那么,今敏的动画更接近一种“梦与幻觉的渐近线”。今敏充分利用动画电影的假定性与抽象性特质,以非线性叙事与套层结构,使现实世界与幻想世界的穿插、交织、碰撞变得前所未有的晦涩、虚实难辨。这是对观众智力的极大挑战,今敏处女作《未麻的部屋》的晦涩程度,甚至超过大卫·林奇那部被反复解读的经典之作《穆赫兰道》。

    今敏作品中,线性叙事被打乱,时间不再是传统的顺序或倒叙,而是被分切为无数的时间碎片,根据人物意识的流动而切换。这似乎有些接近意识流小说,但今敏的时空重构,比意识流小说多了一种空间叙事的潜能。空间的界限同样被消弭,不同的现实空间、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(梦境、网络、画框)、故事内部的空间(戏中戏)与故事外部的空间,被穿插重组,直到不再清晰可辨。于是,今敏的影像重构了一个属于人物自身的心理时空。

    《红辣椒》中,多重梦境之间、梦境与现实之间,界限模糊,甚至混淆在一起。由造梦机器Dcmini制造的梦境,不再是与现实世界泾渭分明、只局限于意识之内的虚幻世界,而更像是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另一重现实。这个梦境世界光彩夺目、鲜艳迷人,但同时又如同人的潜意识一样黑暗、混乱、病态,各种现实中被压抑的欲望与情绪,使梦境如同一个沸腾、刺激的巨大汽锅。

    最近更新
    推荐资讯
    258中国竞彩网竞彩